设置主页 加入收藏 保存到桌面
当前位置首页散文集梁实秋吸烟

吸烟

梁实秋散文逆行武侠围观:更新时间:2016-05-10 09:07:55

吸烟优秀的人之所以优秀是有原因的,可能他们是自律超人,也可能常常努力到深夜,但是结果都是相似的,总是从人群中脱颖而出。常言道,性格决定命运,而一个人的生活习惯又会对性格产生影响,所以想要成为一个优秀的女性,每天要坚持4个好习惯,除了多学习,你还了解哪一个?

1.不会化妆没关系,但要坚持涂防晒

许多女生嫌弃化妆麻烦,喜欢素颜出门,没关系,但要记得坚持涂防晒霜。太阳光中含有紫外线,照射在皮肤上,会使脂肪氧化,生成自由基,加速皮肤衰老。所以女生想要延缓衰老,永葆青春,就得坚持涂防晒霜。

2.没有上进心可以,但不能不学习

年轻女生常常被前辈们贴上了“不求上进”的标签,心态“佛系”,有也行,没有也行,似乎看淡了红尘。其实这也没什么不好,好好享受生活也是人生的一大乐趣。

但是无论何时何地,对于自己的人生还是要上心,不能停止学习。现在生活变化快,如果没有一颗“活到老,学到老”的决心,那么很容易被社会淘汰。

3.生活可以平淡,但要细心记录

或许我们的生活不够精彩,只是舞台剧中的小配角,但是也别忘记,用笔头记下平淡生活中的精彩瞬间。特别是灵光乍现的奇妙想法,要抓住它,展开它,也许就是一个很棒的创意,所以不管是什么,记录并深耕它,说不定就成了一次商机,或者是一个滋养你的爱好,最不济,也是多年后再翻起来时,与那年自己的一次对话。

4.不要强行合群

不要委屈自己,强行融入群体,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比天天听着三观不合的人,在自己面前叨叨,还要烦躁的事情了。

想要变得优秀是很多女生的梦想,但是优秀的女人不会告诉你,每天只需要做好这4点,你也可以成为其中一员,走向人生巅峰。

了解文章:吸烟

  烟,也就是菸,译音曰淡巴菰。这种毒草,原产於中南美洲,遍传世界各地。到明朝,才传进中士。利马窦在明万历年间以鼻烟入贡,后来鼻烟就风靡了朝野。在欧洲,鼻烟是放在精美的小盒里,随身携带。吸时,以指端蘸鼻烟少许,向鼻孔一抹,猛吸之,怡然自得。我幼时常见我祖父辈的朋友不时的在鼻孔处抹鼻烟,抹得鼻孔和上唇都染上焦黄的颜色。据说能明目祛疾,谁知道?我祖父不吸鼻烟,可是备有“十三太保”,十二个小瓶环绕一个大瓶,瓶口紧包着一块黄褐色的布,各瓶品味不同,放在一个圆盘里,奉献在客人面前。我们中国人比欧人考究,随身携带鼻烟壶,玉的、翠的、玛瑙的、水晶的,精雕细镂,形状百出。有的山水图画是从透明的壶里面画的,真是鬼斧神工,不知是如何下笔的。壶有盖,盖下有小勺匙,以勺匙取鼻烟置一小玉垫上,然后用指端蘸而吸之。我家藏鼻烟壶数十,丧乱中只带出了一个翡翠盖的白玉壶,里面还存了小半壶鼻烟,百馀年后,烈味未除,试嗅一小勺,立刻连打喷嚏不能止。

  我祖父抽旱烟,一尺多长的烟管,翡翠的烟嘴,白铜的烟袋锅(烟袋锅子是塾师敲打学生脑壳的利器,有过经验的人不会忘记。)著名的关东烟的烟叶子贮在一个绣花的红缎子葫芦形的荷包里。有些旱烟管四五尺长,若要点燃烟袋锅子里的烟草,则人非长臂猿,相当吃力,一时无人伺候则只好自己画一根火柴插在烟袋锅里,然后急速掉过头来抽吸。普通的旱烟管不那样长,那样长的不容易清洗。烟袋锅子里积的烟油,常用以塞进壁虎的嘴巴置之于死。

  我祖母抽水烟。水烟袋仿自阿拉伯人的水烟筒

  (hookah),不过我们中国制造的白铜水烟袋,形状乖巧得多。每天需要上下抖动的冲洗,呱哒呱哒的响。有一种特制的烟丝,兰州产,比较柔软。用表心纸揉纸媒儿,常是动员大人孩子一齐动手,成为一种乐事。经常保持一两只水烟袋作敬客之用。我记得每逢家里有病人,延请名医周立桐来看病,这位飘着胡须的老者总是昂首登堂直就后园的上座,这时候送上盖碗茶和水烟袋,老人拿起水烟袋,装上烟草,突的一声吹燃了纸媒儿,呼噜呼噜抽上三两口,然后抽出烟袋管,把里面烧过的烟烬吹落在他自己的手心里,再投入面前的痰盂,而且投得准。这一套手法干净利落。抽过三五袋之后,呷一口茶,才开始说话:“怎么?又是那一位不舒服啦?”每次如此,活龙活现。

  我父亲是饭后照例一支雪茄,随时补充纸烟,纸烟的铁罐打开来,嘶的一声响,先在里面的纸签上写启用的日期,藉以察考每日消耗数量不便过高。雪茄形似飞艇,尖端上打个洞,叼在嘴里真不雅观,可是气味芬芳。纸烟中高级者都是舶来品,中下级者如强盗牌在民初左右风行一时,稍后如白锡包、粉包、国产的联珠、前门等等,皆为一般人所乐用。就中以粉包为特受欢迎的一种,因其烟支之粗细松紧正合吸海洛英者打“高射炮”之用。儿童最喜欢收集纸烟包中附置的彩色画片。好像是前门牌吧,附置的画片是水浒传一百零八条好汉的画像,如有人能搜集全套,可得什么什么的奖品,一时儿童们趋之若骛。可怜那些热心的收集者,枉费心机,等了多久多久,那位及时雨宋公明就是不肯亮相!是否有人集得全套,只有天知道了。

  常言道,“烟酒不分家”,抽烟的人总是桌上放一罐烟,客来则敬烟,这是最起码的礼貌。可是到了抗战时期,这情形稍有改变。在后方,物资艰难,只有特殊人物才能从怀里掏出“幸运”、“骆驼”、“三五”、“毛利斯”在侪辈面前炫耀一番,只有豪门仕女才能双指夹着一支细长的红嘴的“法蒂玛”忸怩作态。一般人吸的是“双喜”,等而下之的便要数“狗屁牌”(Cupid)香烟了。这渎亵爱神名义的纸烟,气味如何自不待言,奇的是卷烟纸上有涂抹不匀的硝,吸的时候会像儿童玩的烟火“滴滴金”劈劈拍拍的作响、冒火星,令人吓一跳。饶是烟质不美,瘾君子还是不可一日无此君,而且通常是人各一包深藏在衣袋里面,不愿人知是何品牌,要吸时便伸手入袋,暗中摸索,然后突的抽出一支,点燃之后自得其乐。一听烟放在桌上任人取吸,那种场面不可复见。直到如今,大家元气稍复,敬烟之事已很寻常,但是开放式的一罐香烟经常放在桌上,仍不多见。

  我吸纸烟始自留学时期,独身在外,无人禁制,而天涯羁旅,心绪如麻,看见别人吞云吐雾,自己也就效频起来。此后若干年,由一日一包,而一日两包,而一日一听。约在二十年前,有一天心血来潮,我想试一试自己有多少克己的力量,不妨先从戒烟做起。马克吐温说过:“戒烟是很容易的事,我一生戒过好几十次了。”我没有选择黄道吉日,也没有诹访室人,闷声不响的把剩余的纸烟一古脑儿丢在垃圾堆里,留下烟嘴、烟斗、烟包、打火机,以后分别赠给别人,只是烟灰缸没有抛弃。“冷火鸡”的戒烟法不大好受,一时间手足失措,六神无主,但是工作实在太忙,要发烟瘾没得工夫,实在熬不过就吃一块巧克力。巧克力尚未吃完一盒,又实在腻胃,於是把巧克力也戒掉了。说来惭愧,我戒烟只此一遭,以后一直没有再戒过。

  吸烟无益,可是很多人都说“不为无益之事何以遣有涯之生?”而且无益之事有很多是有甚于吸烟者,所以吸烟或不吸烟,应由各人自行权衡决定。有一个人吸烟,不知是为特技表演,还是为节省买烟钱,经常猛吸一口烟咽下肚,绝不污染体外的空气,过了几年此人染了肺癌。我吸了几十年烟,最后才改吸不花钱的新鲜空气。如果在公共场所遇到有人口里冒烟,甚或直向我的面前喷射毒雾,我便退避三舍,心里暗自咒诅:“我过去就是这副讨人嫌恶的样子!”

  煙,也就是菸,譯音曰淡巴菰。這種毒草,原産於中南美洲,遍傳世界各地。到明朝,才傳進中士。利馬窦在明萬曆年間以鼻煙入貢,後來鼻煙就風靡了朝野。在歐洲,鼻煙是放在精美的小盒裏,随身攜帶。吸時,以指端蘸鼻煙少許,向鼻孔一抹,猛吸之,怡然自得。我幼時常見我祖父輩的朋友不時的在鼻孔處抹鼻煙,抹得鼻孔和上唇都染上焦黃的顔色。據說能明目祛疾,誰知道?我祖父不吸鼻煙,可是備有“十三太保”,十二個小瓶環繞一個大瓶,瓶口緊包着一塊黃褐色的布,各瓶品味不同,放在一個圓盤裏,奉獻在客人面前。我們中國人比歐人考究,随身攜帶鼻煙壺,玉的、翠的、瑪瑙的、水晶的,精雕細镂,形狀百出。有的山水圖畫是從透明的壺裏面畫的,真是鬼斧神工,不知是如何下筆的。壺有蓋,蓋下有小勺匙,以勺匙取鼻煙置一小玉墊上,然後用指端蘸而吸之。我家藏鼻煙壺數十,喪亂中隻帶出了一個翡翠蓋的白玉壺,裏面還存了小半壺鼻煙,百馀年後,烈味未除,試嗅一小勺,立刻連打噴嚏不能止。

  我祖父抽旱煙,一尺多長的煙管,翡翠的煙嘴,白銅的煙袋鍋(煙袋鍋子是塾師敲打學生腦殼的利器,有過經驗的人不會忘記。)著名的關東煙的煙葉子貯在一個繡花的紅緞子葫蘆形的荷包裏。有些旱煙管四五尺長,若要點燃煙袋鍋子裏的煙草,則人非長臂猿,相當吃力,一時無人伺候則隻好自己畫一根火柴插在煙袋鍋裏,然後急速掉過頭來抽吸。普通的旱煙管不那樣長,那樣長的不容易清洗。煙袋鍋子裏積的煙油,常用以塞進壁虎的嘴巴置之于死。

  我祖母抽水煙。水煙袋仿自阿拉伯人的水煙筒

  (hookah),不過我們中國制造的白銅水煙袋,形狀乖巧得多。每天需要上下抖動的沖洗,呱哒呱哒的響。有一種特制的煙絲,蘭州産,比較柔軟。用表心紙揉紙媒兒,常是動員大人孩子一齊動手,成爲一種樂事。經常保持一兩隻水煙袋作敬客之用。我記得每逢家裏有病人,延請名醫周立桐來看病,這位飄着胡須的老者總是昂首登堂直就後園的上座,這時候送上蓋碗茶和水煙袋,老人拿起水煙袋,裝上煙草,突的一聲吹燃了紙媒兒,呼噜呼噜抽上三兩口,然後抽出煙袋管,把裏面燒過的煙燼吹落在他自己的手心裏,再投入面前的痰盂,而且投得準。這一套手法幹淨利落。抽過三五袋之後,呷一口茶,才開始說話:“怎麽?又是那一位不舒服啦?”每次如此,活龍活現。

  我父親是飯後照例一支雪茄,随時補充紙煙,紙煙的鐵罐打開來,嘶的一聲響,先在裏面的紙簽上寫啓用的日期,藉以察考每日消耗數量不便過高。雪茄形似飛艇,尖端上打個洞,叼在嘴裏真不雅觀,可是氣味芬芳。紙煙中高級者都是舶來品,中下級者如強盜牌在民初左右風行一時,稍後如白錫包、粉包、國産的聯珠、前門等等,皆爲一般人所樂用。就中以粉包爲特受歡迎的一種,因其煙支之粗細松緊正合吸海洛英者打“高射炮”之用。兒童最喜歡收集紙煙包中附置的彩色畫片。好像是前門牌吧,附置的畫片是水浒傳一百零八條好漢的畫像,如有人能搜集全套,可得什麽什麽的獎品,一時兒童們趨之若骛。可憐那些熱心的收集者,枉費心機,等了多久多久,那位及時雨宋公明就是不肯亮相!是否有人集得全套,隻有天知道了。

  常言道,“煙酒不分家”,抽煙的人總是桌上放一罐煙,客來則敬煙,這是最起碼的禮貌。可是到了抗戰時期,這情形稍有改變。在後方,物資艱難,隻有特殊人物才能從懷裏掏出“幸摺薄ⅰ榜橊劇薄ⅰ叭濉薄ⅰ懊埂痹谫吤媲办乓环b有豪門仕女才能雙指夾着一支細長的紅嘴的“法蒂瑪”忸怩作态。一般人吸的是“雙喜”,等而下之的便要數“狗屁牌”(Cupid)香煙了。這渎亵愛神名義的紙煙,氣味如何自不待言,奇的是卷煙紙上有塗抹不勻的硝,吸的時候會像兒童玩的煙火“滴滴金”劈劈拍拍的作響、冒火星,令人吓一跳。饒是煙質不美,瘾君子還是不可一日無此君,而且通常是人各一包深藏在衣袋裏面,不願人知是何品牌,要吸時便伸手入袋,暗中摸索,然後突的抽出一支,點燃之後自得其樂。一聽煙放在桌上任人取吸,那種場面不可複見。直到如今,大家元氣稍複,敬煙之事已很尋常,但是開放式的一罐香煙經常放在桌上,仍不多見。

  我吸紙煙始自留學時期,獨身在外,無人禁制,而天涯羁旅,心緒如麻,看見别人吞雲吐霧,自己也就效頻起來。此後若幹年,由一日一包,而一日兩包,而一日一聽。約在二十年前,有一天心血來潮,我想試一試自己有多少克己的力量,不妨先從戒煙做起。馬克吐溫說過:“戒煙是很容易的事,我一生戒過好幾十次了。”我沒有選擇黃道吉日,也沒有诹訪室人,悶聲不響的把剩餘的紙煙一古腦兒丢在垃圾堆裏,留下煙嘴、煙鬥、煙包、打火機,以後分别贈給别人,隻是煙灰缸沒有抛棄。“冷火雞”的戒煙法不大好受,一時間手足失措,六神無主,但是工作實在太忙,要發煙瘾沒得工夫,實在熬不過就吃一塊巧克力。巧克力尚未吃完一盒,又實在膩胃,於是把巧克力也戒掉了。說來慚愧,我戒煙隻此一遭,以後一直沒有再戒過。

  吸煙無益,可是很多人都說“不爲無益之事何以遣有涯之生?”而且無益之事有很多是有甚于吸煙者,所以吸煙或不吸煙,應由各人自行權衡決定。有一個人吸煙,不知是爲特技表演,還是爲節省買煙錢,經常猛吸一口煙咽下肚,絕不污染體外的空氣,過了幾年此人染了肺癌。我吸了幾十年煙,最後才改吸不花錢的新鮮空氣。如果在公共場所遇到有人口裏冒煙,甚或直向我的面前噴射毒霧,我便退避三舍,心裏暗自咒詛:“我過去就是這副讨人嫌惡的樣子!”

当前文章链接:吸烟(https://www.cw58.cn/sanwenji/liangshiqiu/71650.html)

梁实秋最近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