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主页 加入收藏 保存到桌面
当前位置首页散文集梁实秋莎士比亚与性

莎士比亚与性

梁实秋散文掌控天下围观:更新时间:2016-02-16 08:55:24

莎士比亚与性优秀的人之所以优秀是有原因的,可能他们是自律超人,也可能常常努力到深夜,但是结果都是相似的,总是从人群中脱颖而出。常言道,性格决定命运,而一个人的生活习惯又会对性格产生影响,所以想要成为一个优秀的女性,每天要坚持4个好习惯,除了多学习,你还了解哪一个?

1.不会化妆没关系,但要坚持涂防晒

许多女生嫌弃化妆麻烦,喜欢素颜出门,没关系,但要记得坚持涂防晒霜。太阳光中含有紫外线,照射在皮肤上,会使脂肪氧化,生成自由基,加速皮肤衰老。所以女生想要延缓衰老,永葆青春,就得坚持涂防晒霜。

2.没有上进心可以,但不能不学习

年轻女生常常被前辈们贴上了“不求上进”的标签,心态“佛系”,有也行,没有也行,似乎看淡了红尘。其实这也没什么不好,好好享受生活也是人生的一大乐趣。

但是无论何时何地,对于自己的人生还是要上心,不能停止学习。现在生活变化快,如果没有一颗“活到老,学到老”的决心,那么很容易被社会淘汰。

3.生活可以平淡,但要细心记录

或许我们的生活不够精彩,只是舞台剧中的小配角,但是也别忘记,用笔头记下平淡生活中的精彩瞬间。特别是灵光乍现的奇妙想法,要抓住它,展开它,也许就是一个很棒的创意,所以不管是什么,记录并深耕它,说不定就成了一次商机,或者是一个滋养你的爱好,最不济,也是多年后再翻起来时,与那年自己的一次对话。

4.不要强行合群

不要委屈自己,强行融入群体,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比天天听着三观不合的人,在自己面前叨叨,还要烦躁的事情了。

想要变得优秀是很多女生的梦想,但是优秀的女人不会告诉你,每天只需要做好这4点,你也可以成为其中一员,走向人生巅峰。

了解文章:莎士比亚与性

  一位著名的伊利沙白文学专家在伦敦泰晤士报上说“莎士比亚是最富于性的描述的英文伟大作家。他毫不费力的,很自然的,每个汗毛孔里都淌着性。”这位六十七岁的英国学者劳斯又说:“在莎氏作品中,可以清楚的看到,他集中注意力于女人身上。所以他创造出一系列的动人的文学中的女性。同时有人坚信莎士比亚作品乃是培根、或玛娄、或牛津伯爵所作,其说亦显然的是狂妄,因为这几个人都是同性恋者。”“这一点在莎士比亚研究上甚为重要,他是非常热烈的异性恋者——就一个英国人身分而言也许是超过了正常的程度。”

  西雅图泰晤士报于同年四月二十四日亦刊有一段类似的电讯:

  性与诗人

  现代的色情作家会使莎士比亚生厌

  伦敦美联社讯——想找一本色情的书么?不必注意目前充斥市场的**,去读沙士比亚的作品罢。

  这是两位文学界权威的劝告,他们说这位诗人的十四行诗集有的是猥亵的描写。

  伦敦泰晤士报今天发表了这两位戏剧专家的意见,宣称莎士比亚是英文中最富色情的作家。

  莎氏传记作者牛津大学的劳斯博士说,莎士比亚“从每一个汗毛孔淌出色情”。

  劳斯引述《莎士比亚的猥亵文字》作者帕特立芝(EricPatridgc)的话,说莎氏是“一位极有学识的色情主义者,渊博的行家,非常善于谈情说爱的能手,大可以对奥维德予以教益哩。”

  但是专家们说,把淫秽部分发掘出来不是容易事。

  莎士比亚的色情描述通常是隐隐约约的,使用文字游戏来表达,需具有精通伊利沙白英文能力的学者才能欣赏。

  劳斯说,莎氏是“非常热烈的异姓爱者——以一个英国人身分来说可能是超过了一般常态。”

  劳斯的文章是为纪念一五六四年诗人诞辰纪念而作,立即引起争论。

  “大诗人是色情狂么?”太阳报的一个标题这样问。莎士比亚学会秘书GwynethBowen说:“胡说!其他大部分伊利沙白作家比他的色情成分要多得多哩。”

  看了以上两段报导文字,不禁诧异一般人对莎士比亚的认识是这样的浅薄。戏剧里含有猥亵成分是很平常的事,中外皆然。尤其是在从前,编戏的人不算是文学作家,剧本不算是文学作品,剧本是剧团所有的一项资产;剧本不是为读的,是为演的;剧本经常被人改动有所增损;剧本的内容要受观众的影响。所以,剧本里含有猥亵之处,不足为奇。看戏的人,从前都是以男人为限,而且是各阶层的男人。什么事情能比色情更能博取各色人等的会心一笑呢?不要以为只有贩夫走卒才欣赏大荤笑话,缙绅阶级的人一样的欢迎那件人人可以做而不可以说的事。平素处在礼法道德的拘束之下的人,多所忌讳,一旦在戏院里听到平素听不到的色情描写,焉能不有一种解放的满足而哄然大笑?我们中国的平剧,在从前观众没有女性参加的时候,有几出戏丑角插科打诨之中,猥亵成分特多,当时称之为“粉戏”,以后在“风化”的大题目之下逐渐删汰了比较大胆的色情点缀。莎氏全集,一八一八年包德勒(ThomasBowdler)也曾加以“净化”,删削了一切他所认为淫秽的词句,成了“每个家庭里皆适于阅读”的版本。不过至今我还不能不想到那些所说的“粉戏”。至今似乎没有人肯购置一部包德勒编的莎氏全集放在他的家里(事实上这个版本早已绝版)。

  若说莎士比亚作品最富色情,似亦未必。十四行诗第一百二十九首是著名的一首,以**为主题,表现诗人对于**之强烈的厌恶,我的译文如下:

  肉欲的满足乃是精力之可耻的浪费;

  在未满足之前,肉欲是狡诈而有祸害,

  血腥的,而且充满了罪,

  粗野无礼,穷凶极恶,不可信赖,

  刚刚一满足,立即觉得可鄙;

  猎取时如醉如狂;一旦得到,

  竟又悔又恨,像是有人故意,

  布下了钓饵被你吞掉:

  追求时有如疯癫,得到时也一样;

  已得,正在得,尚未得,都太极端;

  享受时恍若天堂;事过后是懊丧;

  这一切无人不知;但无人懂得彻底,

  对这引人下地狱的天堂加以规避。

  诗写得很明显,其中没有文字游戏,亦未隐约其词,但是并不淫秽。我记得罗赛蒂(ssetti)有一首《新婚之夜》(NuptialNight),也不能算是色情之作。

  莎氏剧中淫秽之词,绝大部分是假藉文字游戏,尤其是所谓双关语。朱生豪先生译《莎士比亚全集》把这些部分几完全删去。他所删的部分,连同其他较为费解的所在,据我约略估计,每剧在二百行以上,我觉得很可惜。我认为莎氏原作猥亵处,仍宜保留,以存其真。

  在另一方面亦无需加以渲染,大惊小怪。

  一位著名的伊利沙白文學專家在倫敦泰晤士報上說“莎士比亞是最富于性的描述的英文偉大作家。他毫不費力的,很自然的,每個汗毛孔裏都淌着性。”這位六十七歲的英國學者勞斯又說:“在莎氏作品中,可以清楚的看到,他集中注意力于女人身上。所以他創造出一系列的動人的文學中的女性。同時有人堅信莎士比亞作品乃是培根、或瑪婁、或牛津伯爵所作,其說亦顯然的是狂妄,因爲這幾個人都是同性戀者。”“這一點在莎士比亞研究上甚爲重要,他是非常熱烈的異性戀者——就一個英國人身分而言也許是超過了正常的程度。”

  西雅圖泰晤士報于同年四月二十四日亦刊有一段類似的電訊:

  性與詩人

  現代的色情作家會使莎士比亞生厭

  倫敦美聯社訊——想找一本色情的書麽?不必注意目前充斥市場的**,去讀沙士比亞的作品罷。

  這是兩位文學界權威的勸告,他們說這位詩人的十四行詩集有的是猥亵的描寫。

  倫敦泰晤士報今天發表了這兩位戲劇專家的意見,宣稱莎士比亞是英文中最富色情的作家。

  莎氏傳記作者牛津大學的勞斯博士說,莎士比亞“從每一個汗毛孔淌出色情”。

  勞斯引述《莎士比亞的猥亵文字》作者帕特立芝(EricPatridgc)的話,說莎氏是“一位極有學識的色情主義者,淵博的行家,非常善于談情說愛的能手,大可以對奧維德予以教益哩。”

  但是專家們說,把淫穢部分發掘出來不是容易事。

  莎士比亞的色情描述通常是隐隐約約的,使用文字遊戲來表達,需具有精通伊利沙白英文能力的學者才能欣賞。

  勞斯說,莎氏是“非常熱烈的異姓愛者——以一個英國人身分來說可能是超過了一般常态。”

  勞斯的文章是爲紀念一五六四年詩人誕辰紀念而作,立即引起争論。

  “大詩人是色情狂麽?”太陽報的一個标題這樣問。莎士比亞學會秘書GwynethBowen說:“胡說!其他大部分伊利沙白作家比他的色情成分要多得多哩。”

  看了以上兩段報導文字,不禁詫異一般人對莎士比亞的認識是這樣的湵 騽⊙Y含有猥亵成分是很平常的事,中外皆然。尤其是在從前,編戲的人不算是文學作家,劇本不算是文學作品,劇本是劇團所有的一項資産;劇本不是爲讀的,是爲演的;劇本經常被人改動有所增損;劇本的内容要受觀械挠绊憽K裕瑒”狙Y含有猥亵之處,不足爲奇。看戲的人,從前都是以男人爲限,而且是各階層的男人。什麽事情能比色情更能博取各色人等的會心一笑呢?不要以爲隻有販夫走卒才欣賞大葷笑話,缙紳階級的人一樣的歡迎那件人人可以做而不可以說的事。平素處在禮法道德的拘束之下的人,多所忌諱,一旦在戲院裏聽到平素聽不到的色情描寫,焉能不有一種解放的滿足而哄然大笑?我們中國的平劇,在從前觀袥]有女性參加的時候,有幾出戲醜角插科打诨之中,猥亵成分特多,當時稱之爲“粉戲”,以後在“風化”的大題目之下逐漸删汰了比較大膽的色情點綴。莎氏全集,一八一八年包德勒(ThomasBowdler)也曾加以“淨化”,删削了一切他所認爲淫穢的詞句,成了“每個家庭裏皆适于閱讀”的版本。不過至今我還不能不想到那些所說的“粉戲”。至今似乎沒有人肯購置一部包德勒編的莎氏全集放在他的家裏(事實上這個版本早已絕版)。

  若說莎士比亞作品最富色情,似亦未必。十四行詩第一百二十九首是著名的一首,以**爲主題,表現詩人對于**之強烈的厭惡,我的譯文如下:

  肉欲的滿足乃是精力之可恥的浪費;

  在未滿足之前,肉欲是狡詐而有禍害,

  血腥的,而且充滿了罪,

  粗野無禮,窮兇極惡,不可信賴,

  剛剛一滿足,立即覺得可鄙;

  獵取時如醉如狂;一旦得到,

  竟又悔又恨,像是有人故意,

  布下了釣餌被你吞掉:

  追求時有如瘋癫,得到時也一樣;

  已得,正在得,尚未得,都太極端;

  享受時恍若天堂;事過後是懊喪;

  這一切無人不知;但無人懂得徹底,

  對這引人下地獄的天堂加以規避。

  詩寫得很明顯,其中沒有文字遊戲,亦未隐約其詞,但是并不淫穢。我記得羅賽蒂(ssetti)有一首《新婚之夜》(NuptialNight),也不能算是色情之作。

  莎氏劇中淫穢之詞,絕大部分是假藉文字遊戲,尤其是所謂雙關語。朱生豪先生譯《莎士比亞全集》把這些部分幾完全删去。他所删的部分,連同其他較爲費解的所在,據我約略估計,每劇在二百行以上,我覺得很可惜。我認爲莎氏原作猥亵處,仍宜保留,以存其真。

  在另一方面亦無需加以渲染,大驚小怪。

当前文章链接:莎士比亚与性(https://www.cw58.cn/sanwenji/liangshiqiu/67956.html)

梁实秋最近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