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主页 加入收藏 保存到桌面
当前位置首页散文集梁实秋拜伦

拜伦

梁实秋散文联邦卡农围观:更新时间:2016-02-16 08:54:17

拜伦优秀的人之所以优秀是有原因的,可能他们是自律超人,也可能常常努力到深夜,但是结果都是相似的,总是从人群中脱颖而出。常言道,性格决定命运,而一个人的生活习惯又会对性格产生影响,所以想要成为一个优秀的女性,每天要坚持4个好习惯,除了多学习,你还了解哪一个?

1.不会化妆没关系,但要坚持涂防晒

许多女生嫌弃化妆麻烦,喜欢素颜出门,没关系,但要记得坚持涂防晒霜。太阳光中含有紫外线,照射在皮肤上,会使脂肪氧化,生成自由基,加速皮肤衰老。所以女生想要延缓衰老,永葆青春,就得坚持涂防晒霜。

2.没有上进心可以,但不能不学习

年轻女生常常被前辈们贴上了“不求上进”的标签,心态“佛系”,有也行,没有也行,似乎看淡了红尘。其实这也没什么不好,好好享受生活也是人生的一大乐趣。

但是无论何时何地,对于自己的人生还是要上心,不能停止学习。现在生活变化快,如果没有一颗“活到老,学到老”的决心,那么很容易被社会淘汰。

3.生活可以平淡,但要细心记录

或许我们的生活不够精彩,只是舞台剧中的小配角,但是也别忘记,用笔头记下平淡生活中的精彩瞬间。特别是灵光乍现的奇妙想法,要抓住它,展开它,也许就是一个很棒的创意,所以不管是什么,记录并深耕它,说不定就成了一次商机,或者是一个滋养你的爱好,最不济,也是多年后再翻起来时,与那年自己的一次对话。

4.不要强行合群

不要委屈自己,强行融入群体,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比天天听着三观不合的人,在自己面前叨叨,还要烦躁的事情了。

想要变得优秀是很多女生的梦想,但是优秀的女人不会告诉你,每天只需要做好这4点,你也可以成为其中一员,走向人生巅峰。

了解文章:拜伦

  三年前在美国新闻周刊上看到这样的一条新闻:

  “且来享受醇酒妇人,尽情欢笑;

  明天再喝苏打水,听人讲道。”

  这是英国诗人拜伦(1788—1824)的诗句,据说他不仅这样劝别人,他自己也彻底接受了他自己的劝告。他和无数的情人缱绻,包括他自己的异母所生的妹妹在内,许多的丑闻使得这位面貌姣好头发卷曲的诗人死后不得在西敏寺内获一席地,几近一百五十年之久。一位教会长老说过,拜伦的“公然放浪行为”和他的“不检的诗篇”使他不具有进入西敏寺的资格。但是“英格兰诗会”以为这位伟大的浪漫作家,由于他的诗和“他对于社会公道与自由之经常的关切”,还是应该享有一座纪念物的,西敏寺也终于改变了初衷,在“诗人角”里安放了一块铜牌来纪念拜伦。那“诗人角”是早已装满了纪念诗人们的碑牌之类,包括诸大诗人如莎士比亚、米尔顿、巢塞、雪莱、济慈,甚至于还有一位外国诗人名为朗费洛的在内。

  我当时看了这一段新闻,感慨万千,顺手译了出来,附上一篇按语,题为《文艺与道德》,以应某一刊物索稿之命。刊登出来之后发现译文中少了“包括他自己的异母所生的妹妹在内”一语。拜伦的种种丑行已见宥于西敏寺的长老,我们中国的缙绅大夫似乎还以为那些**的事是不可以形诸于文字的!

  **的事无需多加渲染,甚至基于隐恶扬善之旨对于人的阴私更不要无故揭发。但是拜伦之事早已喧腾众口,近来我尚看到一本专书考证拜伦这一段畸恋的前因后果,书名为《拜伦的女儿》,旁征博引,不厌其详,可是我终觉得是浪费笔墨。说来说去,不过是叙说拜伦于漫游欧陆归来之后,和他的异母所生的妹妹奥格斯塔如何的交往日密,以至于私生了一个女儿。当时奥格斯塔已嫁,嫁给了一位上校,名乔治·李,但是婚姻不幸时起勃蹊。拜伦因同情而怜惜而恋爱,在拜伦心目中奥格斯塔是最美丽最纯洁的女子,可是他并不是不知道**是一件严重的罪愆。他有一首诗,题为《为谱乐的诗章》(StanzasforMusic),是写给奥格斯塔的,有这样的句子:

  没有一个美貌的女人

  有像你这样的魅力;

  我听到你说话的声音

  与水上的音乐无异。

  Therebenoneofbeauty’sdaughterswithamagiclikethee;

  Andlikemusiconthewaters

  Isthyvoicetome

  女性说话的声音往往最能打动男人的心。看这几行诗可以知道拜伦对他妹妹如何倾倒。但是下面几行诗充分显示这一段畸恋是如何的使他忐忑不安:

  你的名字我不说出口,我不思索,

  那声音中有悲哀,说起来有罪过:

  但是我颊上流着的热泪默默的

  表示了我内心深处的情意。

  为热情嫌太促,为宁静嫌太久,

  那一段时光——其苦其乐能否小休?

  我们忏悔,弃绝,要把锁链打破,——

  我们要分离,要飞走——再度结合!

  Ispeaknot,Itracenot,Ibreathenotthyname,

  Thereisgriefinthesound,thereisguiltinthefame:

  Butthetearwhichnowburnsonmycheekmayimpart

  Thedeepthoughtsthatdwellinthatsilenceofheart,

  Tlongforourpeace,

  Werethosehours——cantheirjoyortheirbitternesscease?

  Werepent,weabjure,wewillbreakfromourchain,——

  Wewillpart,wewillflyto——uniteagain!

  他感到悲苦,他意识到罪过,但是他于决定分手之际仍企望着再度的结合。拜伦与奥格斯塔生下了一个女儿,一直在拜伦夫人的照顾下,夫人是以严峻著名的女人,对奥格斯塔所生的孩子当然没有感情,但是对于这可怜的孩子却也给了多年的相当的赡养,不过二人之间的感情极不融洽,孩子认为没有得到她所应得的一份遗产,夫人觉得她忘恩负义。这可怜的孩子身世坎坷,一再被人欺凌**,颠连困苦,终于流浪到了法国,最后和一个年纪相当大的法国农夫结婚,不久又成了孀居,关于这个孩子的苦难,无需详加叙述,令人不能已于言者就是拜伦当初未能克制自己,铸此大错,始乱终弃,并且殃及后人!

  拜伦的很多行为不能见谅于社会,所以他终于去父母之邦,漫游欧陆,身死他乡。“不是我不够好,不配居住在这个国家,便是这个国家不够好,不配留我住下来。”历来文人多为拜伦辩护,例如在最重视道德的维多利亚时代,马考莱有一篇文章评论穆尔(Moore)所作的《拜伦爵士传》,便有这样的话:

  我们知道滑稽可笑的事莫过于英国社会之周期性爆发的道德狂。一般讲来,私奔、离婚、家庭纠纷,大家不大注意。我们读了轰动的新闻,谈论一天,也就淡忘了。但是六七年之中,我们的道德观念要大为激动一次。

  我们不能容忍宗教与礼法被人违犯。我们必须严守反抗罪恶的立场。我们必须训告一般浪子英国的人民欣赏家庭关系的重要性。于是有一些运气坏的人,其行为并不比数以千百计的犯有错误而受宽容的人们更为堕落,但被挑选出来成为示众的牺牲。如果他有儿女,便被强夺了去。如果他有职业,便被迫失业。他受较高阶层人士的打击,受较低阶层人士的奚落。事实上他成了一个代人受罚的人,藉他所受的苦痛收惩一儆百之效。我们严责于人,沾沾自喜,扬扬得意的以英国高水准的道德与巴黎的放荡生活相比较。我们的愤怒终于消歇。受我们迫害的人身败名裂,伤心欲绝。我们的道德一声不响的再睡七年。

  好象拜伦就是这样的狼狈的被迫离开了他的祖国!事隔一百五十年,我们现在应该心平气和的作一更公正的论断。有一件小事值得提及,他走的时候并不狼狈,他定制了一辆马车,是按照拿破仑御用马车的形式复制的,极富丽堂皇之能事,他驱车渡海,驰骋于低地国家,凭吊著名的战场!拜伦对于拿破仑特有好感,室内摆着他的雕像,处处为他辩护,虽然对于他的残酷不是没有微言。“他的性格与事业无法不令人倾倒。”有人问拜伦当年风云人物有哪几个人,他回答说有三个,一个是花花公子BcauBrummcll,一个是拿破仑,一个是他自己!这倒也并非完全是吹嘘,十九世纪的前四分之一,拜伦在英国以及欧陆的名气确是震铄一时的。

  作为一个诗人,拜伦的隆誉现在显然的是在低落。文人名世,主要的是靠他的作品的质地。拜伦的诗好像是多少为他自己的盛名所掩。不过,在西敏寺给他立一块铜牌,他还是当之无愧的。

  ```后记```

  奥格斯塔是拜伦的异母所生的姊姊,不是妹妹。我所以有此误,不是由于写作匆忙,也不是由于记忆错误,纯粹的是由于无知。英文Sister一字,可姊可妹,我就随便的写成妹妹了。承读者黄天白先生为文指正,我非常感谢。

  三年前在美國新聞周刊上看到這樣的一條新聞:

  “且來享受醇酒婦人,盡情歡笑;

  明天再喝蘇打水,聽人講道。”

  這是英國詩人拜倫(1788—1824)的詩句,據說他不僅這樣勸别人,他自己也徹底接受了他自己的勸告。他和無數的情人缱绻,包括他自己的異母所生的妹妹在内,許多的醜聞使得這位面貌姣好頭發卷曲的詩人死後不得在西敏寺内獲一席地,幾近一百五十年之久。一位教會長老說過,拜倫的“公然放浪行爲”和他的“不檢的詩篇”使他不具有進入西敏寺的資格。但是“英格蘭詩會”以爲這位偉大的浪漫作家,由于他的詩和“他對于社會公道與自由之經常的關切”,還是應該享有一座紀念物的,西敏寺也終于改變了初衷,在“詩人角”裏安放了一塊銅牌來紀念拜倫。那“詩人角”是早已裝滿了紀念詩人們的碑牌之類,包括諸大詩人如莎士比亞、米爾頓、巢塞、雪萊、濟慈,甚至于還有一位外國詩人名爲朗費洛的在内。

  我當時看了這一段新聞,感慨萬千,順手譯了出來,附上一篇按語,題爲《文藝與道德》,以應某一刊物索稿之命。刊登出來之後發現譯文中少了“包括他自己的異母所生的妹妹在内”一語。拜倫的種種醜行已見宥于西敏寺的長老,我們中國的缙紳大夫似乎還以爲那些**的事是不可以形諸于文字的!

  **的事無需多加渲染,甚至基于隐惡揚善之旨對于人的陰私更不要無故揭發。但是拜倫之事早已喧騰锌冢鼇砦疑锌吹揭槐緦甲C拜倫這一段畸戀的前因後果,書名爲《拜倫的女兒》,旁征博引,不厭其詳,可是我終覺得是浪費筆墨。說來說去,不過是叙說拜倫于漫遊歐陸歸來之後,和他的異母所生的妹妹奧格斯塔如何的交往日密,以至于私生了一個女兒。當時奧格斯塔已嫁,嫁給了一位上校,名喬治·李,但是婚姻不幸時起勃蹊。拜倫因同情而憐惜而戀愛,在拜倫心目中奧格斯塔是最美麗最純潔的女子,可是他并不是不知道**是一件嚴重的罪愆。他有一首詩,題爲《爲譜樂的詩章》(StanzasforMusic),是寫給奧格斯塔的,有這樣的句子:

  沒有一個美貌的女人

  有像你這樣的魅力;

  我聽到你說話的聲音

  與水上的音樂無異。

  Therebenoneofbeauty’sdaughterswithamagiclikethee;

  Andlikemusiconthewaters

  Isthyvoicetome

  女性說話的聲音往往最能打動男人的心。看這幾行詩可以知道拜倫對他妹妹如何傾倒。但是下面幾行詩充分顯示這一段畸戀是如何的使他忐忑不安:

  你的名字我不說出口,我不思索,

  那聲音中有悲哀,說起來有罪過:

  但是我頰上流着的熱淚默默的

  表示了我内心深處的情意。

  爲熱情嫌太促,爲甯靜嫌太久,

  那一段時光——其苦其樂能否小休?

  我們忏悔,棄絕,要把鎖鏈打破,——

  我們要分離,要飛走——再度結合!

  Ispeaknot,Itracenot,Ibreathenotthyname,

  Thereisgriefinthesound,thereisguiltinthefame:

  Butthetearwhichnowburnsonmycheekmayimpart

  Thedeepthoughtsthatdwellinthatsilenceofheart,

  Tlongforourpeace,

  Werethosehours——cantheirjoyortheirbitternesscease?

  Werepent,weabjure,wewillbreakfromourchain,——

  Wewillpart,wewillflyto——uniteagain!

  他感到悲苦,他意識到罪過,但是他于決定分手之際仍企望着再度的結合。拜倫與奧格斯塔生下了一個女兒,一直在拜倫夫人的照顧下,夫人是以嚴峻著名的女人,對奧格斯塔所生的孩子當然沒有感情,但是對于這可憐的孩子卻也給了多年的相當的贍養,不過二人之間的感情極不融洽,孩子認爲沒有得到她所應得的一份遺産,夫人覺得她忘恩負義。這可憐的孩子身世坎坷,一再被人欺淩**,颠連困苦,終于流浪到了法國,最後和一個年紀相當大的法國農夫結婚,不久又成了孀居,關于這個孩子的苦難,無需詳加叙述,令人不能已于言者就是拜倫當初未能克制自己,鑄此大錯,始亂終棄,并且殃及後人!

  拜倫的很多行爲不能見諒于社會,所以他終于去父母之邦,漫遊歐陸,身死他鄉。“不是我不夠好,不配居住在這個國家,便是這個國家不夠好,不配留我住下來。”曆來文人多爲拜倫辯護,例如在最重視道德的維多利亞時代,馬考萊有一篇文章評論穆爾(Moore)所作的《拜倫爵士傳》,便有這樣的話:

  我們知道滑稽可笑的事莫過于英國社會之周期性爆發的道德狂。一般講來,私奔、離婚、家庭糾紛,大家不大注意。我們讀了轟動的新聞,談論一天,也就淡忘了。但是六七年之中,我們的道德觀念要大爲激動一次。

  我們不能容忍宗教與禮法被人違犯。我們必須嚴守反抗罪惡的立場。我們必須訓告一般浪子英國的人民欣賞家庭關系的重要性。于是有一些邭鈮牡娜耍湫袪懖⒉槐葦狄郧О儆嫷姆赣绣e誤而受寬容的人們更爲堕落,但被挑選出來成爲示械臓奚H绻袃号惚粡妸Z了去。如果他有職業,便被迫失業。他受較高階層人士的打擊,受較低階層人士的奚落。事實上他成了一個代人受罰的人,藉他所受的苦痛收懲一儆百之效。我們嚴責于人,沾沾自喜,揚揚得意的以英國高水準的道德與巴黎的放蕩生活相比較。我們的憤怒終于消歇。受我們迫害的人身敗名裂,傷心欲絕。我們的道德一聲不響的再睡七年。

  好象拜倫就是這樣的狼狽的被迫離開了他的祖國!事隔一百五十年,我們現在應該心平氣和的作一更公正的論斷。有一件小事值得提及,他走的時候并不狼狽,他定制了一輛馬車,是按照拿破侖禦用馬車的形式複制的,極富麗堂皇之能事,他驅車渡海,馳騁于低地國家,憑吊著名的戰場!拜倫對于拿破侖特有好感,室内擺着他的雕像,處處爲他辯護,雖然對于他的殘酷不是沒有微言。“他的性格與事業無法不令人傾倒。”有人問拜倫當年風雲人物有哪幾個人,他回答說有三個,一個是花花公子BcauBrummcll,一個是拿破侖,一個是他自己!這倒也并非完全是吹噓,十九世紀的前四分之一,拜倫在英國以及歐陸的名氣确是震铄一時的。

  作爲一個詩人,拜倫的隆譽現在顯然的是在低落。文人名世,主要的是靠他的作品的質地。拜倫的詩好像是多少爲他自己的盛名所掩。不過,在西敏寺給他立一塊銅牌,他還是當之無愧的。

  ```後記```

  奧格斯塔是拜倫的異母所生的姊姊,不是妹妹。我所以有此誤,不是由于寫作匆忙,也不是由于記憶錯誤,純粹的是由于無知。英文Sister一字,可姊可妹,我就随便的寫成妹妹了。承讀者黃天白先生爲文指正,我非常感謝。

当前文章链接:拜伦(https://www.cw58.cn/sanwenji/liangshiqiu/67674.html)

梁实秋最近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