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主页 加入收藏 保存到桌面
当前位置首页散文集梁实秋赛珍珠与徐志摩

赛珍珠与徐志摩

梁实秋散文明阳三国围观:更新时间:2016-02-17 08:53:45

赛珍珠与徐志摩优秀的人之所以优秀是有原因的,可能他们是自律超人,也可能常常努力到深夜,但是结果都是相似的,总是从人群中脱颖而出。常言道,性格决定命运,而一个人的生活习惯又会对性格产生影响,所以想要成为一个优秀的女性,每天要坚持4个好习惯,除了多学习,你还了解哪一个?

1.不会化妆没关系,但要坚持涂防晒

许多女生嫌弃化妆麻烦,喜欢素颜出门,没关系,但要记得坚持涂防晒霜。太阳光中含有紫外线,照射在皮肤上,会使脂肪氧化,生成自由基,加速皮肤衰老。所以女生想要延缓衰老,永葆青春,就得坚持涂防晒霜。

2.没有上进心可以,但不能不学习

年轻女生常常被前辈们贴上了“不求上进”的标签,心态“佛系”,有也行,没有也行,似乎看淡了红尘。其实这也没什么不好,好好享受生活也是人生的一大乐趣。

但是无论何时何地,对于自己的人生还是要上心,不能停止学习。现在生活变化快,如果没有一颗“活到老,学到老”的决心,那么很容易被社会淘汰。

3.生活可以平淡,但要细心记录

或许我们的生活不够精彩,只是舞台剧中的小配角,但是也别忘记,用笔头记下平淡生活中的精彩瞬间。特别是灵光乍现的奇妙想法,要抓住它,展开它,也许就是一个很棒的创意,所以不管是什么,记录并深耕它,说不定就成了一次商机,或者是一个滋养你的爱好,最不济,也是多年后再翻起来时,与那年自己的一次对话。

4.不要强行合群

不要委屈自己,强行融入群体,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比天天听着三观不合的人,在自己面前叨叨,还要烦躁的事情了。

想要变得优秀是很多女生的梦想,但是优秀的女人不会告诉你,每天只需要做好这4点,你也可以成为其中一员,走向人生巅峰。

了解文章:赛珍珠与徐志摩

  联副发表有关赛珍珠与徐志摩一篇文字之后,很多人问我究竟有没有那样的一回事。兹简答如后。

  男女相悦,发展到某一程度,双方约定珍藏秘密不使人知,这是很可能的事。双方现已作古,更是死无对证。如今有人揭发出来,而所根据的不外是传说、臆测,和小说中人物之可能的影射,则吾人殊难断定其事之有无,最好是暂且存疑。

  赛珍珠比徐志摩大四岁。她的丈夫勃克先生是农学家。南京的金陵大学是教会学校,其农学院是很有名的,勃克夫妇都在那里教书,赛珍珠教英文,并且在国立东南大学外文系兼课。民国十五年秋我应聘到东大授课,当时的外文系主任是张欣海先生,也是和我同时到校的,每于教员休息室闲坐等待摇铃上课时,辄见赛珍珠施施然来。她担任的课程是一年级英文。她和我们点点头,打个招呼,就在一边坐下,并不和我们谈话,而我们的热闹的闲谈也因为她的进来而中断。有一回我记得她离去时,张欣海把烟斗从嘴边拿下来,对着我和韩湘玫似笑非笑的指着她说:“Thatwoman……”这是很不客气的一种称呼。究竟“这个女人”有什么足以令人对她失敬的地方,我不知道。我觉得她应该是一位好的教师。听说她的婚姻不大美满,和她丈夫不大和谐。她于一**二年生,当时她大概是三十六岁的样子。我的印象,她是典型的美国中年妇人,肥壮结实,露在外面的一段胳臂相当粗圆,面团团而端庄。很多人对于赛珍珠这个名字不大能欣赏,就纯粹中国人的品味来说,未免有些俗气。赛字也许是她的本姓Sydenstricker的部分译音,那么也就怪不得她有这样不很雅的名字了。

  徐志摩是一个风流潇洒的人物,他比我大七八岁。我初次见到他是通过同学梁思成的介绍以清华文学社名义请他到清华演讲,这是民国十一年秋的事。他的讲演“艺术与人生”虽不成功,他的丰采却是很能令人倾倒。梁思成这时候正追求林徽音小姐,林长民的女儿,美貌颀颀,才情出众,二人每周要约的地点是北海公园内的松坡图书馆。徐志摩在欧洲和林徽音早已交往,有相当深厚的友谊。据梁思成告诉我,徐志摩时常至松坡图书馆去做不受欢迎的第三者。松坡图书馆星期日照例不开放,梁因特殊关系自备钥匙可以自由出入。梁不耐受到骚扰,遂于门上张一纸条,大书:Loverswanttobeleftalone.(情人不愿受干扰)。志摩只得怏怏而去,从此退出竞逐。

  我第二次见到志摩是在民国十五年夏他在北海公园董事会举行订婚宴,对方是陆小曼女士。此后我在上海遂和志摩经常有见面的机会,说不上有深交,并非到了无事不谈的程度,当然他是否对赛珍珠有过一段情不会对我讲,可是我也没有从别人口里听说过有这样的一回事。男女之私,保密不是一件容易事,尤其是爱到向对方倾诉“我只爱你一个人”的地步,这种情感不容易完全封锁在心里,可是在志摩的诗和散文里找不到任何隐约其词的暗示。同时,社会上爱谈别人**的人,比比皆是,像志摩这样交游广阔的风云人物,如何能够塞住悠悠之口而不被人广为传播?尤其是现下研究志摩的人很多,何待外国人来揭发其事?

  如今既被外国人揭发,我猜想也许是赛珍珠生前对其国人某某有意无意的透露了一点风声,并经人渲染,乃成为这样的一段艳闻。是不是她一方面的单恋呢?我不敢说。

  赛珍珠初无籍籍名,一九三八年获诺贝尔奖,世俗之人开始注意其生平。其实这段疑案,如果属实或者纯属子虚,对于双方当事者之令名均无影响,只为好事者添一点谈话资料而已。所以在目前情形下,据我看,宁可疑其无,不必信其有。

  聯副發表有關賽珍珠與徐志摩一篇文字之後,很多人問我究竟有沒有那樣的一回事。茲簡答如後。

  男女相悅,發展到某一程度,雙方約定珍藏秘密不使人知,這是很可能的事。雙方現已作古,更是死無對證。如今有人揭發出來,而所根據的不外是傳說、臆測,和小說中人物之可能的影射,則吾人殊難斷定其事之有無,最好是暫且存疑。

  賽珍珠比徐志摩大四歲。她的丈夫勃克先生是農學家。南京的金陵大學是教會學校,其農學院是很有名的,勃克夫婦都在那裏教書,賽珍珠教英文,并且在國立東南大學外文系兼課。民國十五年秋我應聘到東大授課,當時的外文系主任是張欣海先生,也是和我同時到校的,每于教員休息室閑坐等待搖鈴上課時,辄見賽珍珠施施然來。她擔任的課程是一年級英文。她和我們點點頭,打個招呼,就在一邊坐下,并不和我們談話,而我們的熱鬧的閑談也因爲她的進來而中斷。有一回我記得她離去時,張欣海把煙鬥從嘴邊拿下來,對着我和韓湘玫似笑非笑的指着她說:“Thatwoman……”這是很不客氣的一種稱呼。究竟“這個女人”有什麽足以令人對她失敬的地方,我不知道。我覺得她應該是一位好的教師。聽說她的婚姻不大美滿,和她丈夫不大和諧。她于一**二年生,當時她大概是三十六歲的樣子。我的印象,她是典型的美國中年婦人,肥壯結實,露在外面的一段胳臂相當粗圓,面團團而端莊。很多人對于賽珍珠這個名字不大能欣賞,就純粹中國人的品味來說,未免有些俗氣。賽字也許是她的本姓Sydenstricker的部分譯音,那麽也就怪不得她有這樣不很雅的名字了。

  徐志摩是一個風流潇灑的人物,他比我大七八歲。我初次見到他是通過同學梁思成的介紹以清華文學社名義請他到清華演講,這是民國十一年秋的事。他的講演“藝術與人生”雖不成功,他的豐采卻是很能令人傾倒。梁思成這時候正追求林徽音小姐,林長民的女兒,美貌颀颀,才情出校嗣恐芤s的地點是北海公園内的松坡圖書館。徐志摩在歐洲和林徽音早已交往,有相當深厚的友誼。據梁思成告訴我,徐志摩時常至松坡圖書館去做不受歡迎的第三者。松坡圖書館星期日照例不開放,梁因特殊關系自備鑰匙可以自由出入。梁不耐受到騷擾,遂于門上張一紙條,大書:Loverswanttobeleftalone.(情人不願受幹擾)。志摩隻得怏怏而去,從此退出競逐。

  我第二次見到志摩是在民國十五年夏他在北海公園董事會舉行訂婚宴,對方是陸小曼女士。此後我在上海遂和志摩經常有見面的機會,說不上有深交,并非到了無事不談的程度,當然他是否對賽珍珠有過一段情不會對我講,可是我也沒有從别人口裏聽說過有這樣的一回事。男女之私,保密不是一件容易事,尤其是愛到向對方傾訴“我隻愛你一個人”的地步,這種情感不容易完全封鎖在心裏,可是在志摩的詩和散文裏找不到任何隐約其詞的暗示。同時,社會上愛談别人**的人,比比皆是,像志摩這樣交遊廣闊的風雲人物,如何能夠塞住悠悠之口而不被人廣爲傳播?尤其是現下研究志摩的人很多,何待外國人來揭發其事?

  如今既被外國人揭發,我猜想也許是賽珍珠生前對其國人某某有意無意的透露了一點風聲,并經人渲染,乃成爲這樣的一段豔聞。是不是她一方面的單戀呢?我不敢說。

  賽珍珠初無籍籍名,一九三八年獲諾貝爾獎,世俗之人開始注意其生平。其實這段疑案,如果屬實或者純屬子虛,對于雙方當事者之令名均無影響,隻爲好事者添一點談話資料而已。所以在目前情形下,據我看,甯可疑其無,不必信其有。

当前文章链接:赛珍珠与徐志摩(https://www.cw58.cn/sanwenji/liangshiqiu/67542.html)

梁实秋最近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