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主页 加入收藏 保存到桌面
当前位置首页历史历史解密揭秘:才女李清照曾经是否有过再婚的经历?

揭秘:才女李清照曾经是否有过再婚的经历?

混在大唐围观:更新时间:2017-06-20 08:17:00

揭秘:才女李清照曾经是否有过再婚的经历?优秀的人之所以优秀是有原因的,可能他们是自律超人,也可能常常努力到深夜,但是结果都是相似的,总是从人群中脱颖而出。常言道,性格决定命运,而一个人的生活习惯又会对性格产生影响,所以想要成为一个优秀的女性,每天要坚持4个好习惯,除了多学习,你还了解哪一个?

1.不会化妆没关系,但要坚持涂防晒

许多女生嫌弃化妆麻烦,喜欢素颜出门,没关系,但要记得坚持涂防晒霜。太阳光中含有紫外线,照射在皮肤上,会使脂肪氧化,生成自由基,加速皮肤衰老。所以女生想要延缓衰老,永葆青春,就得坚持涂防晒霜。

2.没有上进心可以,但不能不学习

年轻女生常常被前辈们贴上了“不求上进”的标签,心态“佛系”,有也行,没有也行,似乎看淡了红尘。其实这也没什么不好,好好享受生活也是人生的一大乐趣。

但是无论何时何地,对于自己的人生还是要上心,不能停止学习。现在生活变化快,如果没有一颗“活到老,学到老”的决心,那么很容易被社会淘汰。

3.生活可以平淡,但要细心记录

或许我们的生活不够精彩,只是舞台剧中的小配角,但是也别忘记,用笔头记下平淡生活中的精彩瞬间。特别是灵光乍现的奇妙想法,要抓住它,展开它,也许就是一个很棒的创意,所以不管是什么,记录并深耕它,说不定就成了一次商机,或者是一个滋养你的爱好,最不济,也是多年后再翻起来时,与那年自己的一次对话。

4.不要强行合群

不要委屈自己,强行融入群体,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比天天听着三观不合的人,在自己面前叨叨,还要烦躁的事情了。

想要变得优秀是很多女生的梦想,但是优秀的女人不会告诉你,每天只需要做好这4点,你也可以成为其中一员,走向人生巅峰。

了解文章:揭秘:才女李清照曾经是否有过再婚的经历?

李清照相信大部分读者都知道她是宋代女词人,婉约词派代表,有“千古第一才女”之称。但是有很多读者不明白的是明清文人为什么力主李清照不曾再婚呢?在丈夫赵明诚去世之后,李清照曾经有过再婚经历,这事在宋人著作中多有暗示或明确记载。例如:

一、王灼《碧鸡漫志》卷二:赵(明诚)死,(李清照)再婚某氏,讼而离之。

二、朱彧《萍洲可谈》卷中:本朝女妇之有文者,李易安为首称……然不终晚节,流落以死。

揭秘:才女李清照曾经是否有过再婚的经历?

三、胡仔《苕溪渔隐丛话》前集卷六十:易安再婚张汝舟,未几反目,有《启事》与綦处厚云:“猥以桑榆之晚景,配兹驵侩之下材。”传者无不笑之。

四、洪适《释隶》卷二十六:赵君(赵明诚)无嗣,李又更嫁。

五、陈振孙《直斋书录解题》卷二十一:《漱玉集》一卷,易安居士李氏清照撰……嫁东武赵明诚德甫。晚岁颇失节。

六、李心传《建炎以来系年要录》卷五十八:右承奉郎监诸军审计司张汝舟属吏,以汝舟妻李氏讼其妄增举数入官也……李氏,格非女,能为歌词,自号易安居士。

七、赵彦卫《云麓漫抄》卷十四载李清照《投内翰綦公崈礼启》:……忍以桑榆之晚景,配兹驵侩之下才……友凶横者十旬,盖非天降;居囹圄者九日,岂是人为!

在宋人著作中,我们不曾看到有谁对这种说法提出异议的。

但是,到了明清两朝,情况发生了变化。明代开始有人对李清照曾经再婚张汝舟的说法提出异议,入清之后异议之声日益响亮。至晚清时期,李清照不曾再婚之说,赞同的人越来越多,口气越来越肯定,俨然已成定论。请看:

一、明人徐[火勃]《徐氏笔精》卷七:《渔隐丛话》云:“赵无嗣,李又更嫁非类。”且云:“其《启》曰:‘猥以桑榆之晚景,配此驵侩之下材’。”殊谬妄不足信……更嫁之说,不知起于何人,太诬贤媛也。

二、清陈文述《颐道堂诗选》外集卷七《题查伯葵撰<李易安论>后》:李清照再适之说,向窃疑之……《云麓漫抄》所载《投綦处厚启》,殆好事者为之。盖宋人小说,往往污蔑贤者……尝欲制一文以雪其污,苦未得暇,今读伯葵所作,可谓先得我心。

揭秘:才女李清照曾经是否有过再婚的经历?

三、俞正燮《癸巳类稿·易安居士事辑》:……其时无学者不堪易安讥诮,改易安与綦学士启,以张飞卿为张汝舟,以玉壶为玉台,谓官文书使易安嫁汝舟,后结讼,又诏离之,有文案……余素恶易安改嫁张汝舟之说,雅雨堂刻《金石录序》,以情度易安不当有此事……赵彦卫、胡仔、李心传等,不明是非,至后人貌为正论。

四、沈涛《瑟榭丛谈》卷下:《老学庵笔记》……放翁不曰“张汝舟妻”而曰“赵明诚妻”,可见易安无改适之事。

五、吴衡照《莲子居词话》卷二:易安居士再适张汝舟,卒至对簿……反复推之,易安当不其然。

六、黄友琴《闺秀正始集·书雅雨堂重刊《金石录》后》:李易安作《金石录跋》,时年已五十有二。国朝雅雨卢公重梓是书,序中决其必无更嫁事,谓是好事者为之……数百年覆盆,遂得昭雪,自是易安可免被恶声矣。

七、陆心源《仪顾堂题跋·<癸巳类稿·易安事辑>书后》:李易安改嫁,千古厚诬。

八、李慈铭《越缦堂乙集·书陆刚甫观察<仪顾堂题跋>后》:……张汝舟妻李氏,或本易安一家,与夫不咸,讼讦离异,当时忌易安之才如学士秦楚材者,及被易安诮刺如张九成等者,因将此事移之易安……余申而辩之,补俞氏之阙,正陆氏之误,可为不易之定论矣。

事实究竟如何,姑且不论(将作另文再论),看清代学者如此前赴后继、激情澎湃地进行否定的论证,我不禁产生好奇:他们为何如此不遗余力、主张李清照不曾再婚呢?

经过一番考察和思索,我认为,有如下几种可能的原因:

揭秘:才女李清照曾经是否有过再婚的经历?

首先是,明清时期道德观念比前代更趋保守。人们对妇女尤其是像李清照那样有一定身份地位的妇女的再婚事实,很难认同和接受。像清人梁绍玉那样,有“其实改嫁本非圣贤所禁”(见其《两般秋雨庵随笔》卷二)这样通达认识的人不多,更多的是像明人江之淮那样无法接受曾经跟赵明诚“佳人才子,千古绝唱”的李清照,竟然在丈夫死后跟他人再婚,“文君忍耻,犹可以具眼相怜;易安更适,真逐水桃花之不若矣。”(见其《古今女史》卷一引)明人黄溥虽然并未反对李清照再婚说,但是他的一番话语,却颇能道出清代那些反对李清照再婚说者的心声:“予叹易安,翁则清献,为世名臣,夫则明诚,官至郡守,亦景桑榆,何为而再适耶?”(《闲中今古录》)

其次是,李清照的词在明清时期日益受到推崇。虽然李清照的诗词才华在她年轻时代就已经受到了若干文坛前辈的肯定,宋代的文论家也对李清照的词赞赏有加。但是,评价大致只是:她是宋朝妇女中词写得最好的一位。例如,王灼《碧鸡漫志》云“若本朝妇人,当推文采第一”。朱彧《萍洲可谈》云“本朝女妇之有文者,李易安为首称”。到了明清时期,评价就不止这个高度了。大多认为李清照属于历史上少数最优秀的词作者的行列,有人说,李清照是李后主的后身;或者说,李煜、李清照是词人之正宗。

再次是,明清一些有成就的文人对嫉贤风气深恶痛绝。不少人在申述李清照不曾再婚观点的时候,都有这样一种推论:李清照之所以“被再婚”,是因为她恃才自傲,曾经讥笑过当时的一些文人。上引俞正燮、李慈铭的观点,就都是如此。

我认为,明清学者之所以力主李清照不曾再婚,除了一定成分的“科学探索”之外,也不能排除他们的主观需要,即,李清照不曾再婚,更符合他们的时代和自身利益。

李清照相信大部分讀者都知道她是宋代女詞人,婉約詞派代表,有“千古第一才女”之稱。但是有很多讀者不明白的是明清文人爲什麽力主李清照不曾再婚呢?在丈夫趙明杖ナ乐幔钋逭赵浻羞^再婚經曆,這事在宋人著作中多有暗示或明确記載。例如:

一、王灼《碧雞漫志》卷二:趙(明眨┧溃ɡ钋逭眨┰倩槟呈希A而離之。

二、朱彧《萍洲可談》卷中:本朝女婦之有文者,李易安爲首稱……然不終晚節,流落以死。

揭秘:才女李清照曾經是否有過再婚的經曆?

三、胡仔《苕溪漁隐叢話》前集卷六十:易安再婚張汝舟,未幾反目,有《啓事》與綦處厚雲:“猥以桑榆之晚景,配茲驵儈之下材。”傳者無不笑之。

四、洪适《釋隸》卷二十六:趙君(趙明眨o嗣,李又更嫁。

五、陳振孫《直齋書錄解題》卷二十一:《漱玉集》一卷,易安居士李氏清照撰……嫁東武趙明盏赂ΑM須q頗失節。

六、李心傳《建炎以來系年要錄》卷五十八:右承奉郎監諸軍審計司張汝舟屬吏,以汝舟妻李氏訟其妄增舉數入官也……李氏,格非女,能爲歌詞,自號易安居士。

七、趙彥衛《雲麓漫抄》卷十四載李清照《投内翰綦公崈禮啓》:……忍以桑榆之晚景,配茲驵儈之下才……友兇橫者十旬,蓋非天降;居囹圄者九日,豈是人爲!

在宋人著作中,我們不曾看到有誰對這種說法提出異議的。

但是,到了明清兩朝,情況發生了變化。明代開始有人對李清照曾經再婚張汝舟的說法提出異議,入清之後異議之聲日益響亮。至晚清時期,李清照不曾再婚之說,贊同的人越來越多,口氣越來越肯定,俨然已成定論。請看:

一、明人徐[火勃]《徐氏筆精》卷七:《漁隐叢話》雲:“趙無嗣,李又更嫁非類。”且雲:“其《啓》曰:‘猥以桑榆之晚景,配此驵儈之下材’。”殊謬妄不足信……更嫁之說,不知起于何人,太誣賢媛也。

二、清陳文述《頤道堂詩選》外集卷七《題查伯葵撰<李易安論>後》:李清照再适之說,向竊疑之……《雲麓漫抄》所載《投綦處厚啓》,殆好事者爲之。蓋宋人小說,往往污蔑賢者……嘗欲制一文以雪其污,苦未得暇,今讀伯葵所作,可謂先得我心。

揭秘:才女李清照曾經是否有過再婚的經曆?

三、俞正燮《癸巳類稿·易安居士事輯》:……其時無學者不堪易安譏诮,改易安與綦學士啓,以張飛卿爲張汝舟,以玉壺爲玉台,謂官文書使易安嫁汝舟,後結訟,又诏離之,有文案……餘素惡易安改嫁張汝舟之說,雅雨堂刻《金石錄序》,以情度易安不當有此事……趙彥衛、胡仔、李心傳等,不明是非,至後人貌爲正論。

四、沈濤《瑟榭叢談》卷下:《老學庵筆記》……放翁不曰“張汝舟妻”而曰“趙明掌蕖保梢娨装矡o改适之事。

五、吳衡照《蓮子居詞話》卷二:易安居士再适張汝舟,卒至對簿……反複推之,易安當不其然。

六、黃友琴《閨秀正始集·書雅雨堂重刊《金石錄》後》:李易安作《金石錄跋》,時年已五十有二。國朝雅雨盧公重梓是書,序中決其必無更嫁事,謂是好事者爲之……數百年覆盆,遂得昭雪,自是易安可免被惡聲矣。

七、陸心源《儀顧堂題跋·<癸巳類稿·易安事輯>書後》:李易安改嫁,千古厚誣。

八、李慈銘《越缦堂乙集·書陸剛甫觀察<儀顧堂題跋>後》:……張汝舟妻李氏,或本易安一家,與夫不鹹,訟讦離異,當時忌易安之才如學士秦楚材者,及被易安诮刺如張九成等者,因将此事移之易安……餘申而辯之,補俞氏之阙,正陸氏之誤,可爲不易之定論矣。

事實究竟如何,姑且不論(将作另文再論),看清代學者如此前赴後繼、激情澎湃地進行否定的論證,我不禁産生好奇:他們爲何如此不遺餘力、主張李清照不曾再婚呢?

經過一番考察和思索,我認爲,有如下幾種可能的原因:

揭秘:才女李清照曾經是否有過再婚的經曆?

首先是,明清時期道德觀念比前代更趨保守。人們對婦女尤其是像李清照那樣有一定身份地位的婦女的再婚事實,很難認同和接受。像清人梁紹玉那樣,有“其實改嫁本非聖賢所禁”(見其《兩般秋雨庵随筆》卷二)這樣通達認識的人不多,更多的是像明人江之淮那樣無法接受曾經跟趙明铡凹讶瞬抛樱Ч沤^唱”的李清照,竟然在丈夫死後跟他人再婚,“文君忍恥,猶可以具眼相憐;易安更适,真逐水桃花之不若矣。”(見其《古今女史》卷一引)明人黃溥雖然并未反對李清照再婚說,但是他的一番話語,卻頗能道出清代那些反對李清照再婚說者的心聲:“予歎易安,翁則清獻,爲世名臣,夫則明眨僦量な兀嗑吧S埽螤懚偈室俊保ā堕e中今古錄》)

其次是,李清照的詞在明清時期日益受到推崇。雖然李清照的詩詞才華在她年輕時代就已經受到了若幹文壇前輩的肯定,宋代的文論家也對李清照的詞贊賞有加。但是,評價大緻隻是:她是宋朝婦女中詞寫得最好的一位。例如,王灼《碧雞漫志》雲“若本朝婦人,當推文采第一”。朱彧《萍洲可談》雲“本朝女婦之有文者,李易安爲首稱”。到了明清時期,評價就不止這個高度了。大多認爲李清照屬于曆史上少數最優秀的詞作者的行列,有人說,李清照是李後主的後身;或者說,李煜、李清照是詞人之正宗。

再次是,明清一些有成就的文人對嫉賢風氣深惡痛絕。不少人在申述李清照不曾再婚觀點的時候,都有這樣一種推論:李清照之所以“被再婚”,是因爲她恃才自傲,曾經譏笑過當時的一些文人。上引俞正燮、李慈銘的觀點,就都是如此。

我認爲,明清學者之所以力主李清照不曾再婚,除了一定成分的“科學探索”之外,也不能排除他們的主觀需要,即,李清照不曾再婚,更符合他們的時代和自身利益。

当前文章链接:揭秘:才女李清照曾经是否有过再婚的经历?(https://www.cw58.cn/lishi/jiemi/25447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