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主页 加入收藏 保存到桌面
当前位置首页句子经典句子麦田里的守望者摘抄

麦田里的守望者摘抄

美文网神葬八荒围观:更新时间:2017-03-07 09:49:58

麦田里的守望者摘抄优秀的人之所以优秀是有原因的,可能他们是自律超人,也可能常常努力到深夜,但是结果都是相似的,总是从人群中脱颖而出。常言道,性格决定命运,而一个人的生活习惯又会对性格产生影响,所以想要成为一个优秀的女性,每天要坚持4个好习惯,除了多学习,你还了解哪一个?

1.不会化妆没关系,但要坚持涂防晒

许多女生嫌弃化妆麻烦,喜欢素颜出门,没关系,但要记得坚持涂防晒霜。太阳光中含有紫外线,照射在皮肤上,会使脂肪氧化,生成自由基,加速皮肤衰老。所以女生想要延缓衰老,永葆青春,就得坚持涂防晒霜。

2.没有上进心可以,但不能不学习

年轻女生常常被前辈们贴上了“不求上进”的标签,心态“佛系”,有也行,没有也行,似乎看淡了红尘。其实这也没什么不好,好好享受生活也是人生的一大乐趣。

但是无论何时何地,对于自己的人生还是要上心,不能停止学习。现在生活变化快,如果没有一颗“活到老,学到老”的决心,那么很容易被社会淘汰。

3.生活可以平淡,但要细心记录

或许我们的生活不够精彩,只是舞台剧中的小配角,但是也别忘记,用笔头记下平淡生活中的精彩瞬间。特别是灵光乍现的奇妙想法,要抓住它,展开它,也许就是一个很棒的创意,所以不管是什么,记录并深耕它,说不定就成了一次商机,或者是一个滋养你的爱好,最不济,也是多年后再翻起来时,与那年自己的一次对话。

4.不要强行合群

不要委屈自己,强行融入群体,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比天天听着三观不合的人,在自己面前叨叨,还要烦躁的事情了。

想要变得优秀是很多女生的梦想,但是优秀的女人不会告诉你,每天只需要做好这4点,你也可以成为其中一员,走向人生巅峰。

了解文章:麦田里的守望者摘抄

  1、那般聪明人就是这个毛病。他们从来不肯跟你讨论任何严肃的问题,除非是他们自己想谈。

  2、真正有意思的是那样一种书,你读完后,很希望写这书的作家是你极要好的朋友,你只要高兴,随时都可以打电话给他。可惜这样的书并不多。

  3、有时候我觉得你拿她们取笑以后,她们反倒高兴,事实上,我知道她们是会高兴的,可你一旦跟她们相处久了,平时从来没拿她们取笑过,那简直很难开始。

  4、"我想象你这样骑马瞎跑。将来要是摔下来,可不是玩儿的--那是很特殊、很可怕的一跤。摔下来的人,都感觉不到也听不见自己着地。只是一个劲儿往下摔。这整个安排是为哪种人作出的呢?只是为某一类人,他们在一生中这一时期或那一时期,想要寻找某种他们自己的环境无法提供的东西。或者寻找只是他们认为自己的环境无法提供的东西。于是他们停止寻找。他们甚至在还未真正开始寻找之前就已停止寻找。你在听我说吗?"

  5、我甚至记不起我都骂他些什么了。我说他大概自以为要跟谁干那事儿就可以干。我说他甚至都不关心一个姑娘在下棋时候是不是把她所有的国王都留在后排,而他所以不关心,是因为他是个傻极了的混帐窝囊废。

  6、我是说大多数姑娘都那么傻。你只要跟她们搂搂抱抱一会儿,就可以真正看出她们全都失去了头脑。一个姑娘只要真正热情上来,就不再有头脑。

  7、人生的确是场球赛,孩子。人生的确是场大家按照规则进行比赛的球赛。

  8、斯特拉德莱塔就是这一点好。在一些小事情上,他跟阿克莱不一样,你用不着跟他仔细解释。这多半是因为,我揣摩,他对一切都不怎么感兴趣。这是真正的原因。阿克莱就不一样。阿克莱是个极好管闲事的杂种。

  9、接着他和老萨丽开始聊起他们两个都认识的许多熟人来。这是你一辈子从来没听到过的最假模假式的谈话。他们以最快的速度不断想出一些地方来,然后再想出一些住在那地方的人,说出他们的名字。

  10、那是说,只要你想学,肯学,有耐心学--你就可以学到一些你最最心爱的知识。其中的一门知识就是,你将发现对人类的行为感到惶惑、恐惧、甚至恶心的,你并不是第一个。在这方面你倒是一点也不孤独,你知道后一定会觉得兴奋,一定会受到鼓励。历史上有许许多多人都象你现在这样,在道德上和精神上都有过访捏的时期。幸而,他们中间有几个将自己彷徨的经过记录下来了。你可以向他们学习--只要你愿意。正如你有朝一日如果有什么贡献,别人也可以向你学习。这真是个极妙的轮回安排。而且这不是教育。这是历史。这是诗。

  11、我是说位只要把她搂得紧紧的,那样一来不管你的腿比她长多少,也就不碍事了。她会紧跟着你。你可以转身,可以跳些粗俗的花步,甚至还可以跳会儿摇摆舞,她始终紧跟着你。你甚至还可以跳探戈呢,老天爷。

  12、"或许到了三十岁年纪,你坐在某个酒吧间里,痛恨每个看上去象是在大学里打过橄榄球的人进来。或者,或许你受到的教育只够你痛恨一些说'这是我与他之间的秘密'的人。或者,你最后可能坐在哪家商号的办公室里,把一些文件夹朝离你最近的速记员扔去。我真不知道。可你懂不懂我说的意思呢?"

  13、这听起来好象没什么,我知道,可你跟她握起手来却是滋昧无穷。大多数的姑娘你要是握住她们的手,她们那只混帐的手就会死在你的手里,要不然她们就觉得非把自己的手动个不停不可,好象生怕让你觉得腻烦似的。琴可不一样。我们进了一个混帐电影院什么的,就马上握起手来,直到电影演完才放开,既不改变手的位置,也不拿手大做文章。跟琴握手,你甚至都不会担心自己的手是不是在出汗。你只知道自已很快乐。你的确很快乐。

  14、他把整场比赛里的每一个混帐动作都给她讲了--我不开玩笑。我从来没听见过讲话比他更腻烦的。你也看得出他的女朋友对这场混帐球赛甚至都不感兴趣,可她的模样儿长得甚至比他还要丑,所以我揣摩她也就非听不可。真正的丑姑娘说来也真可怜。

  15、我由于自己愚蠢,一直以为她十分聪明。我之所以这样想,是因为她对戏剧文学之类的玩艺儿懂得很多。要是一个人对这类玩艺儿懂得很多,那你就要花很大工夫才能发现这人是不是真正愚蠢。拿老萨丽来说,我花了几年工夫才发现。我想如果我们不老是在一起搂搂抱抱的,我也许能发现得更早一些。我的一个大问题是,只要是跟我在一起搂搂抱抱的姑娘,我总以为她们很聪明。其实这两件事没一点儿混帐关系,可我总要那么想。

  16、我不开玩笑,这家旅馆确是住满心理变态的人。我也许是这地方唯一的正常人了--而我这么说一点也不夸大。我真想他妈的拍个电报给老斯特拉德莱塔,叫他搭最快一班火车直奔纽约。他准可以在这旅馆里称王哩。

  17、你不管做什么事,如果做得太好了,一不警惕,就会在无意中卖弄起来。那样的话,你就不再那么好了。

  18、姑娘们的问题是,她们要是喜欢什么人,不管他是个多下流的杂种,她们总要说他有自卑感;要是她们不喜欢他,那么不管他是个多好的家伙,或者他有多大的自卑感,她们都会说他自高自大。连聪明的姑娘也免不了。

  19、女人就是这样。只要她们做出什么漂亮的举动,尽管她们长的不漂亮,尽管她们有点儿愚蠢,你也会有一半爱上她们,接着你就会不知道自己他妈的身在何处。女人。老天爷,她们真能让你发疯。她们真的能。

  20、球赛,屁的球赛。对某些人说是球赛。你要是参加了实力雄厚的那一边,那倒可以说是场球赛,不错--我愿意承认这一点。可你要是参加了另外那一边,一点实力也没有,这样还赛得了什么球?什么也赛不成。根本谈不上什么球赛。

  21、领我进房间的侍者是个六十五岁左右的老头子,他这人甚至比房间更叫人泄气。他正是那一类秃子,爱把所有的头发全都梳向一边,来遮掩自己的秃顶。要是我,就宁可露出秃顶,也不干这样的事。

  22、学校教育还能给你带来别的好处。你受这种教育到了一定程度,就会发现自己脑子的尺寸,以及什么对它合适,什么对它不合适。过了一个时期,你就会心里有数,知道象你这样尺寸的头脑应该具有什么类型的思想。主要是,这可以让你节省不少时间,免得你去瞎试一些对你不合适、不贴切的思想。你惺僵就会知道你自己的正确尺寸,恰如其分地把你的头脑武装起来。

  23、接着她把我介绍给那海军军官。他的名字叫鲍洛甫队长什么。他就是那种人,跟你握起手来要是不把你的指头捏断那么四十根,就会以为自己是娘儿腔。

  24、说来好笑。那些成年人要是睡着了把嘴张得挺大,那简直难看极了,可孩子就不一样。孩子张大了嘴睡,看上去仍挺不错。他们甚至可以把口水流一枕头,可他们的样儿看上去仍挺不错。

  25、我敢发誓,这家伙要是在哪儿沉了船,你把他救到一只他妈的船里,他甚至在跨上救生船之前都要打听是哪个在划船。

  26、她是我生平遇到过的跳舞跳得最好的姑娘之一。我不开玩笑,有些极傻极傻的姑娘真能在舞池上把你迷住。那般真正聪明的姑娘不是有一半时间想在舞池上带着你跳,就是压根儿不会跳舞,你最好的办法是干脆留在桌上跟她痛饮一醉。

  27、可你只要一问起有关他自己的事情,他就会生起气来。这般聪明人就是这样,如果不是他们自己在发号施令,就不高兴跟你进行一场有意思的谈话。他们自己一住嘴,也就要你住嘴,他们一回到他们自己的房间,也就要你回到你自己的房间。

  28、有些人老得快死了,就象老斯宾塞那样,可是买了条毯子却会高兴得要命。

  29、"我还以为木马转台在冬天不开放呢,"老菲芘说。她跟我说话这还是头一次。她大概忘了在生我的气。"也许是因为到了圣诞节的缘故,"我说。她听了我的话并没吭声。她大概记起了在生我的气。

  30、"不管怎样,我喜欢现在这样,"我说。"我是说就象现在这样。跟你坐在一块儿,聊聊天,逗着--""这不是什么真正的东西1""这是真正的东西!当然是的!他妈的为什么不是?人们就是不把真正的东西当东西看待。我他妈的别这都腻烦透啦。"

  31、遇到深夜有人在街上大笑,纽约确是个可怕因地方。你在好几英里外都听得见这笑声。你会觉得那么孤独,那么沮丧。

  32、有些人要是丢了东西,不借花几天工夫到处寻找。我好象从来就不曾有过什么好东西丢了以后会着急得要命。或许这就是我一半胆小的原因。不过这不是给自己开脱的理由。的确不是。一个人压根儿就不应该胆小。你要是应该往谁的下巴额儿上揍一拳,心里如果想揍,就应该动手揍。可我就是下不了手。我宁可把一个人推出窗口,或者用斧头砍下他的脑瓜儿,也不愿拿拳头揍他的下巴额儿。我最恨跟人动拳头。我倒不在乎自己挨揍--尽管我并不乐于挨揍,自然啦--可是用拳头打架的时候我最害怕对方的脸。我的问题是,我不忍看对方的脸。要是双方都蒙住眼睛什么的,那倒还可以。你要是仔细一想,这确是种可笑的胆小,不过照样是胆小,一点不假。我决不自欺欺人。

  33、他之所以把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是因为他疯狂地爱着他自己。

  34、我是说不到你开始做的时候,你怎么知道自己打算怎样做?回答是,你没法知道。我倒是打算用功来着,可我怎么知道呢?我可以发誓说这话问得很傻。

  35、不过博物馆里最好的一点是一切东西总呆在原来的地方不动。谁也不挪移一下位置。你哪怕去十万次,那个爱斯基摩人依旧刚捉到两条鱼;那些鸟依旧在往南飞;鹿依旧在水洞边喝水,它们的角依旧那么美丽,它们的腿依旧那么又细又好看;还有那个裸露着乳房的印策安女人依旧在织同一条毯子。谁也不会改变样儿。唯一变样的东西只是你自己。倒不一定是变老了什么的。严格说来,倒不一定是这个。不过你反正改了些样儿,就是这么回事。比如说这一次你穿了件大衣。或者上次跟你排在一起的那个孩子患了猩红热,另换了个人排在你旁边。或者带领学生的已不是艾格莱丁格小姐,另换了别的什么人。或者你听见你妈妈和爸爸在浴室里打了一次架,打得很凶。或者你刚在街上经过一汪子一汪子的水,水上的汽油泛出虹一般的色彩。我是说你反正总有些地方不一样了--我说不清楚我的意思。即使我说得清楚,我怕自己也不一定想说。

  36、你要是认为这一拳打着不疼,那你准是疯子。"爸爸会要你的命!"她说着,就啪的一下子合扑着躺在床上,还把那个混帐枕头盖在头上。她常常爱这样做。有时候,她确确实实是个疯子。

  37、就跟斯特拉德莱塔一样。所有这些漂亮家伙全都一个样儿。他们只要一梳完他们混帐的头发,就理都不理你,自顾自走了。

  38、他不知道我他妈的在说些什么,所以只是"哦"了一声,就送我上楼。那倒挺不错,嘿。而且也挺好笑。你只要说些谁也听不懂的话,他们就会俯首听命,耍他们干什么他们就干什么。

  39、我想,你要是真不喜欢一个女人,那就干脆别跟她在一起厮混;你要是真喜欢她呢,就该喜欢她的脸,你要是喜欢她的脸,就应该小心爱护它,不应该对它干那种下流事,如往它上面喷水。真正糕的是,许多下流的事情有时候干起来却十分有趣。而女人们也好不了多少;如果你不想干太下流的事,如果你不想毁坏真正好的东西,她们反倒不乐意。

  40、嘿,只要你一死去,他们倒是真把你安顿得好好的。我自己万一真的死了,倒真他妈的希望有那么个聪明人干脆把我的尸体扔在河里什么的。怎么办都成,就是别把我送进混帐公墓里。人们在星期天来看你,把一束花搁在你肚皮上,以及诸如此类的混帐玩艺儿。人死后谁还要花?谁也不会要。

  41、只有受过教育的和有学问的人才能够对这世界作出伟大的贡献。这样说当然不对。不过我的确要说,受过教育的和有学问的人如果有聪明才智和创造能力--不幸的是,这样的情况并不多--他们留给后世的记录比起那般光有聪明才智和创造能力的人来,确实要宝贵得多。他们表达自己的思想更清楚,他们通常还有热情把自己的思想贯彻到底。而且--最最重要的一点--他们十有九个要比那种没有学问的思想家谦恭得多

  42、有些东西根本就没法统一和简化。我是说你总不能光是因为人家要你统一和简化,你就能做到统一和简化。

  43、通常都是这样,你越是不想说话,对方却越是有兴头,越是想跟你展开讨论。

  44、我问你可知道一个跳舞跳得真正好的姑娘是怎么样的?""啊--啊。""呃--关键就在于我搭在你背上的那只手底下。我要是手底下什么也感觉不到--没有脑袋,没有腿,没有脚,什么也没有--那么这姑娘才是真正会跳舞的。"

  45、我倒不是说他是个坏人--他不是坏人。可是不一定是坏人才能让人心烦--你可以是个好人,却同时让人心烦。要人心烦很容易,你只要在哪扇门上找自己名字的缩写,同时给人许许多多假模假式的忠告--你只要这样做就成。

  46、世界上没有一个夜总会可以让你长久坐下去,除非你至少可以买点儿酒痛饮一醉,或者除非你是跟一个让你神魂颠倒的姑娘在一起。

  1、那般聰明人就是這個毛病。他們從來不肯跟你讨論任何嚴肅的問題,除非是他們自己想談。

  2、真正有意思的是那樣一種書,你讀完後,很希望寫這書的作家是你極要好的朋友,你隻要高興,随時都可以打電話給他。可惜這樣的書并不多。

  3、有時候我覺得你拿她們取笑以後,她們反倒高興,事實上,我知道她們是會高興的,可你一旦跟她們相處久了,平時從來沒拿她們取笑過,那簡直很難開始。

  4、"我想象你這樣騎馬瞎跑。将來要是摔下來,可不是玩兒的--那是很特殊、很可怕的一跤。摔下來的人,都感覺不到也聽不見自己着地。隻是一個勁兒往下摔。這整個安排是爲哪種人作出的呢?隻是爲某一類人,他們在一生中這一時期或那一時期,想要尋找某種他們自己的環境無法提供的東西。或者尋找隻是他們認爲自己的環境無法提供的東西。于是他們停止尋找。他們甚至在還未真正開始尋找之前就已停止尋找。你在聽我說嗎?"

  5、我甚至記不起我都罵他些什麽了。我說他大概自以爲要跟誰幹那事兒就可以幹。我說他甚至都不關心一個姑娘在下棋時候是不是把她所有的國王都留在後排,而他所以不關心,是因爲他是個傻極了的混帳窩囊廢。

  6、我是說大多數姑娘都那麽傻。你隻要跟她們摟摟抱抱一會兒,就可以真正看出她們全都失去了頭腦。一個姑娘隻要真正熱情上來,就不再有頭腦。

  7、人生的确是場球賽,孩子。人生的确是場大家按照規則進行比賽的球賽。

  8、斯特拉德萊塔就是這一點好。在一些小事情上,他跟阿克萊不一樣,你用不着跟他仔細解釋。這多半是因爲,我揣摩,他對一切都不怎麽感興趣。這是真正的原因。阿克萊就不一樣。阿克萊是個極好管閑事的雜種。

  9、接着他和老薩麗開始聊起他們兩個都認識的許多熟人來。這是你一輩子從來沒聽到過的最假模假式的談話。他們以最快的速度不斷想出一些地方來,然後再想出一些住在那地方的人,說出他們的名字。

  10、那是說,隻要你想學,肯學,有耐心學--你就可以學到一些你最最心愛的知識。其中的一門知識就是,你将發現對人類的行爲感到惶惑、恐懼、甚至惡心的,你并不是第一個。在這方面你倒是一點也不孤獨,你知道後一定會覺得興奮,一定會受到鼓勵。曆史上有許許多多人都象你現在這樣,在道德上和精神上都有過訪捏的時期。幸而,他們中間有幾個将自己彷徨的經過記錄下來了。你可以向他們學習--隻要你願意。正如你有朝一日如果有什麽貢獻,别人也可以向你學習。這真是個極妙的輪回安排。而且這不是教育。這是曆史。這是詩。

  11、我是說位隻要把她摟得緊緊的,那樣一來不管你的腿比她長多少,也就不礙事了。她會緊跟着你。你可以轉身,可以跳些粗俗的花步,甚至還可以跳會兒搖擺舞,她始終緊跟着你。你甚至還可以跳探戈呢,老天爺。

  12、"或許到了三十歲年紀,你坐在某個酒吧間裏,痛恨每個看上去象是在大學裏打過橄榄球的人進來。或者,或許你受到的教育隻夠你痛恨一些說'這是我與他之間的秘密'的人。或者,你最後可能坐在哪家商號的辦公室裏,把一些文件夾朝離你最近的速記員扔去。我真不知道。可你懂不懂我說的意思呢?"

  13、這聽起來好象沒什麽,我知道,可你跟她握起手來卻是滋昧無窮。大多數的姑娘你要是握住她們的手,她們那隻混帳的手就會死在你的手裏,要不然她們就覺得非把自己的手動個不停不可,好象生怕讓你覺得膩煩似的。琴可不一樣。我們進了一個混帳電影院什麽的,就馬上握起手來,直到電影演完才放開,既不改變手的位置,也不拿手大做文章。跟琴握手,你甚至都不會擔心自己的手是不是在出汗。你隻知道自已很快樂。你的确很快樂。

  14、他把整場比賽裏的每一個混帳動作都給她講了--我不開玩笑。我從來沒聽見過講話比他更膩煩的。你也看得出他的女朋友對這場混帳球賽甚至都不感興趣,可她的模樣兒長得甚至比他還要醜,所以我揣摩她也就非聽不可。真正的醜姑娘說來也真可憐。

  15、我由于自己愚蠢,一直以爲她十分聰明。我之所以這樣想,是因爲她對戲劇文學之類的玩藝兒懂得很多。要是一個人對這類玩藝兒懂得很多,那你就要花很大工夫才能發現這人是不是真正愚蠢。拿老薩麗來說,我花了幾年工夫才發現。我想如果我們不老是在一起摟摟抱抱的,我也許能發現得更早一些。我的一個大問題是,隻要是跟我在一起摟摟抱抱的姑娘,我總以爲她們很聰明。其實這兩件事沒一點兒混帳關系,可我總要那麽想。

  16、我不開玩笑,這家旅館确是住滿心理變态的人。我也許是這地方唯一的正常人了--而我這麽說一點也不誇大。我真想他媽的拍個電報給老斯特拉德萊塔,叫他搭最快一班火車直奔紐約。他準可以在這旅館裏稱王哩。

  17、你不管做什麽事,如果做得太好了,一不警惕,就會在無意中賣弄起來。那樣的話,你就不再那麽好了。

  18、姑娘們的問題是,她們要是喜歡什麽人,不管他是個多下流的雜種,她們總要說他有自卑感;要是她們不喜歡他,那麽不管他是個多好的家夥,或者他有多大的自卑感,她們都會說他自高自大。連聰明的姑娘也免不了。

  19、女人就是這樣。隻要她們做出什麽漂亮的舉動,盡管她們長的不漂亮,盡管她們有點兒愚蠢,你也會有一半愛上她們,接着你就會不知道自己他媽的身在何處。女人。老天爺,她們真能讓你發瘋。她們真的能。

  20、球賽,屁的球賽。對某些人說是球賽。你要是參加了實力雄厚的那一邊,那倒可以說是場球賽,不錯--我願意承認這一點。可你要是參加了另外那一邊,一點實力也沒有,這樣還賽得了什麽球?什麽也賽不成。根本談不上什麽球賽。

  21、領我進房間的侍者是個六十五歲左右的老頭子,他這人甚至比房間更叫人洩氣。他正是那一類秃子,愛把所有的頭發全都梳向一邊,來遮掩自己的秃頂。要是我,就甯可露出秃頂,也不幹這樣的事。

  22、學校教育還能給你帶來别的好處。你受這種教育到了一定程度,就會發現自己腦子的尺寸,以及什麽對它合适,什麽對它不合适。過了一個時期,你就會心裏有數,知道象你這樣尺寸的頭腦應該具有什麽類型的思想。主要是,這可以讓你節省不少時間,免得你去瞎試一些對你不合适、不貼切的思想。你惺僵就會知道你自己的正确尺寸,恰如其分地把你的頭腦武裝起來。

  23、接着她把我介紹給那海軍軍官。他的名字叫鮑洛甫隊長什麽。他就是那種人,跟你握起手來要是不把你的指頭捏斷那麽四十根,就會以爲自己是娘兒腔。

  24、說來好笑。那些成年人要是睡着了把嘴張得挺大,那簡直難看極了,可孩子就不一樣。孩子張大了嘴睡,看上去仍挺不錯。他們甚至可以把口水流一枕頭,可他們的樣兒看上去仍挺不錯。

  25、我敢發誓,這家夥要是在哪兒沉了船,你把他救到一隻他媽的船裏,他甚至在跨上救生船之前都要打聽是哪個在劃船。

  26、她是我生平遇到過的跳舞跳得最好的姑娘之一。我不開玩笑,有些極傻極傻的姑娘真能在舞池上把你迷住。那般真正聰明的姑娘不是有一半時間想在舞池上帶着你跳,就是壓根兒不會跳舞,你最好的辦法是幹脆留在桌上跟她痛飲一醉。

  27、可你隻要一問起有關他自己的事情,他就會生起氣來。這般聰明人就是這樣,如果不是他們自己在發號施令,就不高興跟你進行一場有意思的談話。他們自己一住嘴,也就要你住嘴,他們一回到他們自己的房間,也就要你回到你自己的房間。

  28、有些人老得快死了,就象老斯賓塞那樣,可是買了條毯子卻會高興得要命。

  29、"我還以爲木馬轉台在冬天不開放呢,"老菲芘說。她跟我說話這還是頭一次。她大概忘了在生我的氣。"也許是因爲到了聖誕節的緣故,"我說。她聽了我的話并沒吭聲。她大概記起了在生我的氣。

  30、"不管怎樣,我喜歡現在這樣,"我說。"我是說就象現在這樣。跟你坐在一塊兒,聊聊天,逗着--""這不是什麽真正的東西1""這是真正的東西!當然是的!他媽的爲什麽不是?人們就是不把真正的東西當東西看待。我他媽的别這都膩煩透啦。"

  31、遇到深夜有人在街上大笑,紐約确是個可怕因地方。你在好幾英裏外都聽得見這笑聲。你會覺得那麽孤獨,那麽沮喪。

  32、有些人要是丢了東西,不借花幾天工夫到處尋找。我好象從來就不曾有過什麽好東西丢了以後會着急得要命。或許這就是我一半膽小的原因。不過這不是給自己開脫的理由。的确不是。一個人壓根兒就不應該膽小。你要是應該往誰的下巴額兒上揍一拳,心裏如果想揍,就應該動手揍。可我就是下不了手。我甯可把一個人推出窗口,或者用斧頭砍下他的腦瓜兒,也不願拿拳頭揍他的下巴額兒。我最恨跟人動拳頭。我倒不在乎自己挨揍--盡管我并不樂于挨揍,自然啦--可是用拳頭打架的時候我最害怕對方的臉。我的問題是,我不忍看對方的臉。要是雙方都蒙住眼睛什麽的,那倒還可以。你要是仔細一想,這确是種可笑的膽小,不過照樣是膽小,一點不假。我決不自欺欺人。

  33、他之所以把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是因爲他瘋狂地愛着他自己。

  34、我是說不到你開始做的時候,你怎麽知道自己打算怎樣做?回答是,你沒法知道。我倒是打算用功來着,可我怎麽知道呢?我可以發誓說這話問得很傻。

  35、不過博物館裏最好的一點是一切東西總呆在原來的地方不動。誰也不挪移一下位置。你哪怕去十萬次,那個愛斯基摩人依舊剛捉到兩條魚;那些鳥依舊在往南飛;鹿依舊在水洞邊喝水,它們的角依舊那麽美麗,它們的腿依舊那麽又細又好看;還有那個裸露着乳房的印策安女人依舊在織同一條毯子。誰也不會改變樣兒。唯一變樣的東西隻是你自己。倒不一定是變老了什麽的。嚴格說來,倒不一定是這個。不過你反正改了些樣兒,就是這麽回事。比如說這一次你穿了件大衣。或者上次跟你排在一起的那個孩子患了猩紅熱,另換了個人排在你旁邊。或者帶領學生的已不是艾格萊丁格小姐,另換了别的什麽人。或者你聽見你媽媽和爸爸在浴室裏打了一次架,打得很兇。或者你剛在街上經過一汪子一汪子的水,水上的汽油泛出虹一般的色彩。我是說你反正總有些地方不一樣了--我說不清楚我的意思。即使我說得清楚,我怕自己也不一定想說。

  36、你要是認爲這一拳打着不疼,那你準是瘋子。"爸爸會要你的命!"她說着,就啪的一下子合撲着躺在床上,還把那個混帳枕頭蓋在頭上。她常常愛這樣做。有時候,她确确實實是個瘋子。

  37、就跟斯特拉德萊塔一樣。所有這些漂亮家夥全都一個樣兒。他們隻要一梳完他們混帳的頭發,就理都不理你,自顧自走了。

  38、他不知道我他媽的在說些什麽,所以隻是"哦"了一聲,就送我上樓。那倒挺不錯,嘿。而且也挺好笑。你隻要說些誰也聽不懂的話,他們就會俯首聽命,耍他們幹什麽他們就幹什麽。

  39、我想,你要是真不喜歡一個女人,那就幹脆别跟她在一起厮混;你要是真喜歡她呢,就該喜歡她的臉,你要是喜歡她的臉,就應該小心愛護它,不應該對它幹那種下流事,如往它上面噴水。真正糕的是,許多下流的事情有時候幹起來卻十分有趣。而女人們也好不了多少;如果你不想幹太下流的事,如果你不想毀壞真正好的東西,她們反倒不樂意。

  40、嘿,隻要你一死去,他們倒是真把你安頓得好好的。我自己萬一真的死了,倒真他媽的希望有那麽個聰明人幹脆把我的屍體扔在河裏什麽的。怎麽辦都成,就是别把我送進混帳公墓裏。人們在星期天來看你,把一束花擱在你肚皮上,以及諸如此類的混帳玩藝兒。人死後誰還要花?誰也不會要。

  41、隻有受過教育的和有學問的人才能夠對這世界作出偉大的貢獻。這樣說當然不對。不過我的确要說,受過教育的和有學問的人如果有聰明才智和創造能力--不幸的是,這樣的情況并不多--他們留給後世的記錄比起那般光有聰明才智和創造能力的人來,确實要寶貴得多。他們表達自己的思想更清楚,他們通常還有熱情把自己的思想貫徹到底。而且--最最重要的一點--他們十有九個要比那種沒有學問的思想家謙恭得多

  42、有些東西根本就沒法統一和簡化。我是說你總不能光是因爲人家要你統一和簡化,你就能做到統一和簡化。

  43、通常都是這樣,你越是不想說話,對方卻越是有興頭,越是想跟你展開讨論。

  44、我問你可知道一個跳舞跳得真正好的姑娘是怎麽樣的?""啊--啊。""呃--關鍵就在于我搭在你背上的那隻手底下。我要是手底下什麽也感覺不到--沒有腦袋,沒有腿,沒有腳,什麽也沒有--那麽這姑娘才是真正會跳舞的。"

  45、我倒不是說他是個壞人--他不是壞人。可是不一定是壞人才能讓人心煩--你可以是個好人,卻同時讓人心煩。要人心煩很容易,你隻要在哪扇門上找自己名字的縮寫,同時給人許許多多假模假式的忠告--你隻要這樣做就成。

  46、世界上沒有一個夜總會可以讓你長久坐下去,除非你至少可以買點兒酒痛飲一醉,或者除非你是跟一個讓你神魂颠倒的姑娘在一起。

当前文章链接:麦田里的守望者摘抄(https://www.cw58.cn/juzi/jingdian/103364.html)

经典句子最近更新